一条五星好评0.8元,APP市场不能被“刷榜”绑架

在手机上下载应用软件的时候,很多人会去看这个软件的评分和评论,但事实上这些评分和评论都可能是一种“错觉”。近日,央视财经发现,有很多手机App商家通过海量的虚假好评、虚增下载量数据等手段来提升其在应用市场中的排名,这都要靠第三方公司提供的“刷榜”服务,只要付费,这些公司就可以在应用市场中,增加任意一款App的好评和下载量。据记者调查发现,苹果市场一条五星好评是0.8元,一个真人用户下载一次App的价格是2.2元。

关于互联网的“造假”生意,用“哪里有流量,哪里就有‘黑产’”来形容恐怕都不为过。前段时间周杰伦和蔡徐坤粉丝们的打榜大战,就将某种“数字游戏”给公开化了。而“一条好评0.8元,下载一次APP2.2元”,这般“明码标价”的刷榜业务,也意味着人们在下载APP前看评分和评论的“经验”也已经失效。这再次应验了互联网时代人们的一种普遍担心——播放量可以买,好评可以造假,下载量可以刷,还有什么是可以信的?

App刷榜,其实早就不是什么新现象。公开报道显示,早在2013年,刷榜就已成为手游行业的常态,并逐渐被默认为市场推广的一种手段;苹果在过去几年也对刷榜行为予以了打击,部分APP被直接下架;2016年,一家提供应用商店数据的科技公司将两家杭州的刷榜代理公司告上法庭……但纵是如此,和其它领域的流量造假一样,APP刷榜并没有随着行业发展而得到应有收敛,相反,整个行业所愈发呈现出来的被刷榜所“绑架”的倾向,更加值得警惕了。

就在最近的一次安全沙龙上,有业内人士表示,“虚假流量已经渗透到整个互联网世界的肌理”,“各类刷量平台在我国已超过1000家”,“现在国内刷量产业的人员规模累计达到九百多万。”这些数据是否准确不论,但是所反映出的某种造假现象的普遍化或不容否认。无论是哪一种方式的“刷量”,在构成不正当竞争的同时,也加剧了互联网行业的虚假繁荣泡沫。现实中,一家互联网企业或平台的市场竞争力与估值,数据和好评往往是最直观的参考标准。于是,相当一部分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和融资的“底气”,就建立在刷榜之上。在这种潜规则的主导下,几乎所有平台都可能被裹挟到造假的洪流之中。调查发现,部分头部应用也难以“幸免”,就足以说明问题。

长此以往,这一现象便将形成一种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一方面,只需刷榜就可以把APP“顶”到排行榜的前端,又还有多少人会真正注重靠质量去赢得竞争?更何况,刷榜服务动辄数十万的费用,也必将挤压开发者在前端技术上的投入空间;另一方面,靠巨额投入支撑的刷榜,意味着越是头部APP越是有能力抢得“头筹”,这必然抬高一些资金不那么充裕的后来者和一些初创公司的竞争门槛,间接扼杀行业的创新和竞争活力。

与刷榜、流量造假的繁荣相比,当前对互联网黑产的治理力度明显处于下风。从监管端来看,尽管像2015年上海工商部门就查处了一家手游刷榜公司,苹果等应用商店也不时处理一些刷榜的APP,但整体上,刷榜等黑产经营仍有相当大的自由空间。很明显,监管部门需要进一步完善相应的制度规范,各平台也应增强守土有责意识,共同抬升作假的门槛和惩戒力度。像平台识别和查处的造假行为完全可以与监管部门进行信息对接,强化共治之势。

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规模和程度已居世界前列,未来也仍有很大的发展前景。但是,互联网“黑产”的普遍化,将对其长远发展埋下隐患,构成一种潜在的发展风险。是泡沫就终有被戳破的一天,与其怀着侥幸心理任其虚胖,不如早日“挤水分”。让互联网数据真实起来,需要管理制度的规范和完善,也有待整个互联网行业的觉醒——是时候向互联网“黑产”宣战了。